欢迎浏览本网站

中国殡丧文化
当前位置:首页-中国殡丧文化

年夜饭里的红烧鱼 —— 美文欣赏

发表于:2023-08-17 11:56

红烧鱼是我们家年夜饭里必不可少的一道菜。小时候家里条件不好,但母亲过年时还是会狠狠心买一条鲢鱼。

除夕那天,母亲总是烧好了其他菜,最后才做红烧鱼。说是红烧鱼,其实只是放了点酱油,再放些葱姜蒜和红辣椒,简单的做法却香气四溢。母亲端着红烧鱼,放到小饭桌的中间位置。母亲还特意把鱼头对准小饭桌的东北角,那是父亲坐的位置,而我通常会挤在那里,拿起筷子就伸向红烧鱼。母亲的动作比我快,她用筷子一下夹住了我的筷子,笑着对我说:“光儿,今天的鱼不能吃。”

“娘,为啥啊?”我咽了下口水,眼睛盯着那诱人的红烧鱼。

“光儿,这叫年年有余(鱼),吃了就不吉利了。光儿乖,吃你喜欢的萝卜烧肉,还有炒鸡蛋吧。”母亲温柔地对我说。

“哦,好吧。”我不情愿地把筷子慢慢挪向其他的菜。

往后那几天,家里总有亲戚走动,母亲把红烧鱼在锅里热一下,打算最后端上去。我那时候年龄小,母亲不让我去堂屋里吃饭,她自己也不去。我眼巴巴地看着红烧鱼被父亲端到堂屋里去,我当时眼泪都要出来了。等亲戚吃了饭,母亲收拾残局的时候,我看到那盘红烧鱼居然还完好如初,我才放下心来。就这样,一直到了正月初六的中午,母亲又在给那盘红烧鱼加热,我当时有些疑惑:“娘,今天家里没来客人啊!”母亲笑了,她把饭菜端到小饭桌上说:“光儿,你今天可以吃鱼了。”

“啊?”我愣了一下,举起筷子就伸了过去。筷子挨到鱼的那一刻,我停了下来,看了看母亲,又看了父亲,他们都笑着看我,我默默地抽回了筷子,心里早已没了当初的兴致。

“光儿,你咋了?这可是你最喜欢吃的红烧鱼啊?”母亲说着话给我夹了一块鱼肉。我端起饭碗,鱼肉还散发着诱人的香味,可是我吃的时候,却感觉难以下咽。母亲好像没有察觉到我的变化,她还把鱼肉继续往我的碗里夹着,她和我父亲一口都不舍得吃。一连好几年,都是如此。我慢慢地也习惯了母亲的“年年有余(鱼)”,不再嚷嚷着要吃年夜饭里的红烧鱼。

去年春节,我带着爱人和孩子回老家陪母亲一起过年。母亲依旧不停地忙活着,菜摆满了整个大圆桌,鸡鸭鱼肉,各种蔬菜,应有尽有,可以说是色香味俱全。爱吃鱼的儿子一眼就瞄上了桌子中间的那盘红烧鲢鱼。他站起来把筷子伸了过去,我赶紧用手里的筷子夹住儿子的筷子说:“今天这个鱼不能吃,要留着的,这样才能年年有余。”刚上幼儿园的儿子哪里肯理会我的说辞,他抽出筷子,又往前伸,我赶紧又给他夹住。小家伙筷子一丢,嘴一撅:“奶奶烧的鱼最好吃了,不让吃鱼,我今天就不吃饭了。”儿子说着还撇起嘴,揉着眼睛,委屈地哭了起来。爱人见状,也放下筷子,对我翻起白眼。一时之间,原本欢快的气氛变得凝重起来。

母亲听到我儿子的哭声,忙从厨房赶过来,她解下围裙,问清事情的缘由后,当即拉过我儿子说:“大宝,来,知道你最爱吃奶奶做的红烧鱼了,怎么能不让俺大宝吃呢。”

“娘,不能坏了规矩。”我说。

“啥规矩不规矩的,现在党的政策好,咱们老百姓年年收的粮食根本就吃不完啊。”母亲笑着说。看我还要说话,母亲抿嘴笑着给我使了个眼色,往后一指。我这才发现,当年的小方桌上也摆放着一盘一模一样的鱼,四周还放着几双筷子。( 浙江省嘉兴市 黄廷付


地址: 电话: 邮箱:newbinzang@163.com